满帮Q4财报亮眼,股价大跌????

/ / 2015-10-25
全球货运市场艰难前行的时候,满帮似乎正在“逆流而上”。北京时间3月7日晚,满帮集团发布2023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财报显示,满帮集团2023年Q4营收24.0.........

全球货运市场艰难前行的时候,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平台满帮似乎正在“逆流而上”。

北京时间3月7日晚,满帮集团发布2023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财报显示,满帮集团2023年Q4营收24.08亿元,同比增长25.3%;全年收入84.4亿元,同比增长25.3%;经调整后利润为28亿,同比增长100.4%,实现了营收利润双丰收。其中,平台车货匹配服务中的货运经纪服务表现较为亮眼,单季收入同比增长19.2%达11.247亿元,全年收入39.164亿元,同比增长16.5%。

放眼整个货运行业,满帮这样的表现用惊艳来形容也并不为过。

目前,全球货运正处于困境之中,“艰难”二字都不足以诠释当下现状。据国外货运研究机构Tank Transport统计,2023年因燃料成本上涨和运费下降,有31278家卡车运输公司关闭或将其服务转移到更大的车队。

在去年6~8月的时间里,先是英国货运巨头Tuffnells Parcels Express宣布破产清算,之后在美国有着百年历史的货运巨头Yellow Corp也开始计划申请破产,并同时解雇3万名员工。不止国外巨头,即便是国内刚刚上市一年半的快狗,也因为五年半亏损46亿元,导致“阿里割肉”、董事长辞任。

满帮是依靠数字化对接卡车司机和货主,如果用满帮与上述企业的细分赛道不同来解释财报的亮眼似乎也说得过去。但与满帮有着同样模式的Convoy却在2023年10月因盈利和融资问题彻底倒闭。

更值得注意的是,面对如此成绩,满帮的高管们却在2023年下半年大量抛售股票“套现”超6亿现金,用一句投资行为来解释似乎并不能够服众。并且对此资本市场也及时给出了反馈:财报发布当日收盘(北京时间8号早上5点),满帮下跌5.3%,报收6.08美元/股,期间最低报收5.7美元/股,下跌超10%。

盈利不稳,合规存疑?

实际上,从去年年初被国外空头发文做空后,满帮股价一直处于阴跌状态。

2023年1月24日,J Capital Research发布了一份长达54页的做空报告。据报告显示,满帮集团交易量可能被夸大了6至10倍,同时,报告还指出,满帮集团披露的收入和交易量与纳税、佣金收入和基本逻辑不符,并援引多位据称是满帮集团前任高管及销售人员的说法,称满帮集团成立空壳公司创造“交易”使交易量上升,现金似乎最终会被退回,真正的订单并不多。

面对质疑,满帮直面回应,公开发表声明坚决否认夸大或伪造任何经营或财务数据。虽然该报告的真实性直到如今仍有待考证,但受此影响满帮去年上半年股价跌跌不休,最低报收仅5.41美元/股。

不过,近两年满帮集团继持续亏损后,随即“扭亏为盈”、“持续盈利”的上升趋势有点令人捉摸不透。

要知道,满帮的盈利模式常被外界诟病。满帮的主要收入来源为货运经纪服务,就是满帮在货主和运输方之间牵线搭桥,收取货运费和平台服务费,然后再把费用付给个体司机或有车承运企业。实际上,这项服务并不赚钱,期间还涉及缴纳增值税的问题,如果承运方是车队,则这部分成本可以转移,但若是个体司机,满帮即使代开3%的增值税发票并进行抵扣,也会有6%的税收差。

而最终让满帮实现盈利还是靠地方政府的返税政策。比如,满帮缴纳了89元增值税,地方政府需要返还45元,这样才使满帮在这笔交易中扭亏为盈。数据显示,满帮在2019年到2022年,退税后收益分别为4.06亿元、5.40亿元、6.78亿元、10.17亿元。

结合去年满帮全年财报来看,利用返税政策实现盈利的方式确实管用,毕竟该业务同比增长了16.5%。可这也就意味着,满帮在货运上的命运近乎交由地方政策把控,一旦政策出现偏移,满帮或许也会面临着比做空更大的危机。

并且满帮集团也曾公开表示,公司货运经纪服务的盈利能力将继续依赖地方财政部门提供的政府退税,如果不能获得该补贴或者补贴水平下降,则其财务表现将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除此之外,满帮另一个“支柱性”产业:增值服务,还存在着合规性隐患。

从财报来看,截至2023年12月31日,满帮通过旗下小贷公司提供的贷款的总本金金额和所有应计和未付利息(扣除拨备)的表内贷款余额总额为人民币35.211亿元(4.959亿美元),且据2019的相关物流白皮书披露,满帮平台有40%的司机选择金融服务,用户数高达270万。

诚然,该项贷款其实对于司机而言是件好事,毕竟司机中个体户占大部分,其中不少司机背负着车辆贷款,谋生之余,也必然需要一定的资金进行周转。

然而,放贷业务本身就利润区间大,克制不住贪念很容易行走在灰色地带,尤其是对于一家上市公司而言,合规性更是一柄悬在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有资料显示,去年11月,满帮集团的金融服务货车帮小贷领到了其自成立以来的首张罚单。原因是货车帮小贷“提供个人不良信息,未事先告知信息主体本人”,被罚款37万元。不仅如此,据企查查司法信息显示,货车帮小贷涉及的案由为借款合同纠纷高达387个。

除此之外,满帮去年还因自身平台问题被相关司法部门约谈数次,包括但不限于随意调整计价规则、上涨会员费、诱导恶性低价竞争、多重收费、压价竞争,和运营不规范而损害货车司机合法权益等问题。

换句话说,满帮自身平台问题就频出,不合规的地方众多,在金融服务上就更应该严格把控合规性。并且金融服务也并非长久之计,满帮想要真正实现稳定盈利,还亟须寻找新的增长曲线。

6亿套现,高管“饱腹”

从资本市场的角度看,当一家企业的业务不景气或是不太合规时,只要能及时调整并“画饼”给予投资者信心都有转圜余地,可一旦触及到投资者所关注的“高管减持”一类敏感词,便就是触及到了根本。

毕竟,社会关系中最重要的主体是人,投资者想要得知一家上市公司是否有未来、有生命力,从企业高管究竟是持续持有股份,还是密集、高发地减持中便能窥见一二。

纵观满帮过去一年的行为,虽然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张晖时常振臂高呼、鼓舞士气,但企业的整体状态始终处于高管抛售股票的恐慌氛围中。

据统计,2023年下半年,满帮的数位高管共计“套现”超6亿元。

除开张晖减持的1000万股ADS(约合人民币5.1亿元)外,满帮集团首席风险官兼总法律顾问慎凯也紧随其后减持了60万股ADS(约合人民币3053.4万元);11月29日,满帮集团首席客户官王正洪猛然减持出售70万股ADS(约合人民币3722.4万元);次日,满帮集团联合创始人马桂珍又减持出售100万股ADS(约合人民币5374.92万元)。

颇有意思地是,同期满帮还在执行股票回购计划,据财报显示,自2023年3月宣布5亿美元回购计划起,截至2024年3月6日,满帮已根据股份回购计划从公开市场回购了约为2亿美元的ADS。同时,满帮集团公开表示,未来还将继续通过稳健的回购手段来回馈股东。

不过是否“稳健”由于回购未彻底完成还尚未可知,只是回购协议开始后当月股票上涨8%,同时6、7月份也确实出现了大幅度上涨,间接性也证明了回购计划的作用。可惜,在董事长带头先行抛售之后,8月股票大跌10.55%,由此来看,此前的“回馈股东”说法似乎有些站不住脚,主要是目前高管的获利情况已然高于股东。

而且满帮本年度还有个细节,据财报显示,满帮集团2023年全年利润上涨的因素,还得益于股权激励费用和专业服务费减少。

要知道,此前满帮在招股书中曾提到,在2019年、2020年、2021年,满帮分别亏损15.23亿元、34.7亿元、36.55亿元,主要原因是巨额股权激励费用支出,三年分别支出4.56亿元、34.86亿元和38.38亿元。

也就是说,满帮财报连续两年数据都呈两位数百分比增长的具体原因,是其减少了高额的股权激励费用,以至于整体利润上涨幅度巨大。《深渡》猜测,或许正是由于上市后股权激励的减少,连带董事长的带头“套现”,导致数位高管为了维持自身合理收入,才出现了高频抛售股票的现象。

不知道曾经跟随着满帮一同敲钟的软银愿景基金、红杉中国、全明星投资、光速、高瓴等等豪华投资军团们,看着满帮高管“饱腹”时,又会作何感想。

结语

从2014年满帮诞生至今,是数字货运平台水大鱼大的十年。

上一个十年,各行各业都流传一句话:所有传统的市场,都值得用互联网的方式重做一遍。这一浪潮下,平台型企业基于场景划分,陆续找到企业边界,并各自形成头部格局。

满帮也在这股浪潮下成功形成了数字货运的“垄断”之势。

货运作为国家经济的动脉,也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这同时也意味着具有近乎“垄断”地位的满帮不可借此任性行事。在盈利模式不稳、业务合规性存疑的背景之下,满帮对于市场、对于股东,满帮及其管理层还需给出一份更好的答卷。

张晖在上市前曾言,“在上市后,我们满帮的每一个兄弟姐妹,都要继续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平凡人,继续相信平凡的人通过努力做非凡的事。”

倘若满帮这群“平凡人”的心中还保持着初心,或许,满帮还值得期待。

1
????????